阿里5名工程师“秒杀月饼”被劝退马云参与决策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47
  • 人已阅读

又是一个如许的傍晚。巷尾老梧桐的树枝参差地切割着旭日,把光的碎屑洒向大地,给人一种金色的暖和。在阅历风雨满是班驳的矮平房阁下,蜂窝煤的叫卖声如歌声普通钻进两旁的屋子里。孩子们一下学就爱玩跳屋子的游戏,或在整个傍晚围在捏糖人的小贩身旁痴痴地流着长长的口水。 冷巷的岁月长了,一排排饱经风雨的老屋子全都罩上了一层灰暗。每一块砖,每一片瓦都留下了岁月的痕迹。陈旧的水泥板铺就的路面极窄,每到凌晨,一辆辆老式的板车慢慢走过,车主的呼喊声和悦耳的车铃声,逐步涟漪开来。人们醒来了,宁静的冷巷也热闹起来了。卖豆腐、麻花、大缸陈醋的老店铺,渐次把铺面关闭了。小路里过往的行人也稠了起来。背着书包去学堂的先生,为冷巷添加了许多生气。 每一天的时光都很悠久。阳光总是亮晃晃的,久久地挂在树枝上,暖暖地照在路上。只需你居心地过好了一天,就还能观赏到冷巷傍晚的宁静,感受到冷巷夕照的安详。 我爱冷巷,爱她的矮平房,和隔邻家窗台上开得无比妖艳的红蔷薇。冷巷里,有我春日般清洁通明的童年。